【玉珠】作者:白领笑笑生   另类小说 
字数:4866


  「要了我吧!」风儿吹动窗外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女人衣襟缓缓滑下,肌肤如丝般滑嫩,高耸的奶子在摇曳的灯光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荆少夫人!」男人的呼吸粗重起来,眼前女人绝美的容颜让人不敢直视。
  「叫我玉珠!」女人抓起男人手放在自己乳房上:「我男人一去广州三年,怕是早就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女人!」她说着向前一步,赤裸的娇躯几乎贴着男人:「省城里的人都说你楚风是个了不起的汉子,就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既然喜欢我,却为什么到现在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还是你也怕了别人的闲言碎语,又或者嫌弃我是残花败柳!」

  「不是!」抓着女人奶子的手猛的收紧,那瞬间的滑腻与柔软让少帅禁不住吞了口口水。

  「鼎鼎大名的楚少帅连自己看上的女人都不敢上!」女人美丽的下巴高高扬起,俏脸上带着一丝冷冷的蔑视。

  「谁说的!」男人搂住十八里铺远近闻名的荆家少奶奶让无数男人朝思暮想的身子,带着炙热气息的嘴巴雨点般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与高耸的乳房上,健壮有力的手臂托着那雪白丰腴的大腿向前紧走几步迫不及待的把这具娇嫩的肉体压在大红床榻上!

  「给我!」衣襟坦露,荆家少奶奶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随着楚少帅的进入颤栗起来,一双玉足反射性的绷紧,长长的指甲陷进男人黝黑的脊背。随着床榻的摇摆,房间里渐渐被少奶奶动人的呻吟充满,那一对修长结实的美腿也紧紧缠住男人健壮的身体……

  是夜,无眠……

  自嫁入荆家起,玉珠这位荆家大少奶奶便是十八里铺无数男人幻想的对象,娇媚的面容,动人的身段,还有那一去不归的丈夫,若是能和她春宵一度……
  怎奈荆家是十八里铺大族,荆少奶奶精明干练,自打两年前教训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可最近人人都知道这位少奶奶从河里捡了一个男人回来。

  骄阳似火,庄稼地里劳作的乡民躲到树荫下,大黄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带着斗笠的精壮汉子匆匆进了寨子。竹楼里,一身粉色薄衫的荆家少奶奶支开下人,对面青衣短打的男人摘下斗笠,浑身汗出如浆却不敢在少奶奶面前失了礼数,只是抹了把脸,端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这人唤作二虎,早年在外闯荡练了一身好本事,出门在外寡母在世时多受玉珠照顾,去年回家后感其恩德辞了县城的差事在荆家做长随,堡里都知道他是大少奶奶的人,不知为何被她派去县城。

  「少奶奶,罗天霸到县城来了,带了不少丘八。」男人说到了这里喘了口粗气:「县上有人在在陪着,一个个口风很严,看来是来者不善,我抄近道回来,罗天霸带着丘八看架势晚上就能到十八里铺!」

  大少奶奶听了他的话心中一惊,民国已经十几年了,世道却越来越乱,只要有枪,拉起一支队伍就能称王称霸,那罗天霸本是江省土匪,平日里横行乡里,却不知怎的被省长看中转身一变成了保安司令。要命的是这廝曾被少帅的第八旅撵着屁股跑了大半个江省,这会到了县城,确如二虎说的,来着不善。

  却不知是哪里出了差子把这个煞星引来,她也是个有决断的人物,沉吟了下凑到二虎耳边低声交代几句转回屋里。

  「罗天霸带兵到了县城,这里你不能呆了!」屋里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后生,剑眉如削,一张脸说不出英俊,左侧一条淡淡的疤痕更给他添了几分男人的魅力。
  「怕他作甚!」男人从后面环住少奶奶纤细的腰肢,她白皙的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知道你厉害,可那傢伙现在是条疯狗!」玉珠柔声道:「小心使得万年船,你这次落难,身边一个兵也没有,我已经让他们去准备了,十八里寨到外面四五条路,二虎生性谨慎,有他跟着你走了我也放心!」

  「不行,我走了,你怎么办!」男人说着却是伸进大少奶奶衣内。

  「我荆家是江省大族,罗天霸不敢拿我怎么样!」玉珠说到这里发出一声娇吟,却是少帅这几天已将她身上摸透,轻车熟路的找到她身上的弱点,平日里端庄贤淑的荆家大少奶奶衣衫散乱,一只圆润的酥乳落在他的手里:「冤家,二虎他们准备还要一会,便让你在我身上再……」她话到一半便被诱人的娇吟声掩盖,饱满圆润的大腿紧紧缠住男人的腰肢,动人的娇躯紧压着竹门,竹楼又一次响起竹子诱人的呻吟。临走时,荆家大少奶奶脸上带着迷人的潮红,二狗倒没什么,不远处的管家老刘却不由多看了几眼。

  自家男人脱离险境,玉珠却不知为何总是心神不宁,暮然间脑海里浮现出管家猥琐的的笑容不由的大惊失色,姓刘的有个儿子在省城,听说现在混的不错,荆家大院也只有寥寥几人见过楚少帅,回想起少帅那天不知被谁翻检过的东西,说不定,不,肯定是这老东西通风报信。

  二狗去看了管家不在家,玉珠心中又是一紧,又吩咐他在暗处看着,那老东西一回来便回来告诉自己。出门时被他撞见,二虎他们虽然打扮过却不难认,这老东西手脚不慢,若是被他跟上知道出寨子走了那条路……

  「二狗,我要做掉那个老东西!」

  「少奶奶,我听你的!」

  「你虎哥不在,那老东西手里有两下子,我们两个来硬的怕是不行!」玉珠凑到二狗耳边低声嘱咐了一番,他的脸却红起来:「少奶奶,这怎么使得!」
  「没有别的办法了,便宜这老东西了!」

  刘管家感觉今天果然是吉星高照,刚替罗司令打听好姓楚的下落,这边少奶奶依着竹楼,罗衣下丰腴身子充满了诱惑与暗示:「老刘,把上个月的账拿来对对,马上又有一笔生意了!」天气很热,少奶奶穿的很薄,透过领口的开襟,管家似乎能看到她胸前那对馒头的轮廓。

  娇吟声,椅子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回荡在竹楼里,荆家大少奶奶被管家精瘦的身体压在竹椅上,俏丽的面孔上佈满红晕,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被男人分开,管家丑陋的屁股耸动着撞击在少奶奶动人的肉体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屏风后的二狗紧握着尖刀踮着脚尖缓缓靠近。

  近了,少奶奶诱人的呻吟与那一对摇曳着的白生生大腿让从未尝过女人滋味的二狗面红耳赤,老东西毫无防备,为了遮住他的脚步,少奶奶一边叫的越发大声一边悄悄的朝他使眼色。

  尖刀从背后刺进老傢伙精瘦的身体,刺痛让他猛地挺起,二狗勒住这傢伙的脖子把他从玉珠身子上拽起来,少奶奶两颗坚挺诱人的奶子登时呈现在他面前,尚未断气的老东西下面的东西挺着,一股股白色精液喷在少奶奶雪白的肚皮上。
  极力分开的双腿,下腹的黝黑诱人,以及那裂开的粉色肉缝和那来不及合上的肉穴一览无遗呈现在二狗面前,让他有种想接替那个老东西在少奶奶诱人的身体上耕耘的欲望。

  「不要看!」玉珠随手扯过一件衣服遮住重要部位,那白生生的大腿和衣服下若隐若现的乳丘却是更加诱人,是这老东西刚才插在里面,二狗心中一阵毫无来由的愤怒,把他屍体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两人收拾好屋子,穿好衣服的少奶奶和二狗一起把老东西埋了,望着少奶奶穿着齐整的样子,二狗的脑子却满是刚才看到的情景。

  罗天霸来的很快,不只荆家,整个十八里铺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少帅却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恼羞成怒的丘八们把人全部赶到打穀场。

  「姓楚的不出来,今天谁都别想离开!」罗天霸扯着破锣嗓子:「荆家少奶奶,刘管家呢!」

  「对,姓廖的,你把我爹弄哪里了!」戴着厚厚眼睛的男人色厉内荏:「荆家有人看到我爹进了你的竹楼!」

  「他一个大活人,自己长着腿!」玉珠冷冷的道:「罗司令,我们荆家是省里有头有脸的大族,你放出一条疯狗做什么!」

  说话间几个丘八抬着一个破麻袋老远大叫着:「司令,刘管家找到了!」那麻袋被丘八们扔到地上,一具赤裸的乾瘦男屍从里面跌出来。

  「哪里找到的!」

  「荆家少奶奶竹楼后面!」

  「荆家大少奶奶,这下还有什么话说!」罗天霸厉声道:「姓楚的在荆家是刘管家报的信,现在他死在你竹楼后面,把我们在竹楼找到的东西给少奶奶看看,说,姓楚的现在在哪!」罗天霸目光扫过荆家下人:「你们也是,找不到姓楚的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哼!」玉珠冷冷的哼了一声。

  「臭婊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有人会保你,荆家的人都被你丢尽了,老子今天就在这里把你剥光让这里的人都见识见识荆家少奶奶的身子!」
  「你敢!」刺啦一声,罗天霸撕开玉珠衣服,她一条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围观的丘八们一阵眼热。

  「少奶奶,不说我就撕到你说!」

  「好我说,你不许撕!」玉珠止住他道:「我让二狗送走的,送到哪里我也不知道!」

  「大少奶奶!」丘八们把二狗拽出来,后者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一向待他甚好荆家大少奶奶。

  「姓楚的在哪!」罗天霸踩着二狗的胸膛,鞭子劈头盖脸的落在他身上。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大少奶奶!」

  那罗天霸打了一会,忽然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荆家大少奶奶,都说你精明胜过十个男人,这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吧!」

  「自作聪明!」玉珠冷冷的道。

  「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罗天霸大声吼道:「把荆家大少奶奶给我吊起来,我要看看她光着身子嘴还是不是硬!」

  「慢着!」玉珠娇斥道:「姓罗的,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

  却见荆家大少奶奶走到谷场中央,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她的动作极美,即便看着也是一种享受,十八里铺的男人都瞪大了眼生怕错过一个细节。那赤裸的娇躯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所有人都禁不住呆住,高翘的酥,乳圆润的翘臀,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美妙的曲线让人不敢直视,竟是是曾经意淫过她的男人感到自惭形秽。

  「大少奶奶真是好魄力!」罗天霸拍着手道:「既然这样,就让乡亲们欣赏点更精彩的,给我轮了她,轮到她开口为止!」

  「罗天霸,有种你就自己来,连傢伙都不敢掏呸!」

  那丘八们怎么见过荆家大少奶奶这等人物,早就蠢蠢欲动,待司令下了令更是迫不及待的把大少奶奶围在中间。肮髒的大手在她身上乱摸,腥臭的肉棒塞进她嘴里,粗鲁的傢伙分开她迷人的双腿,压在她动人的身子耸动。

  谷场中央,玉珠被十几个丘八疯狂的蹂躏,嘴巴、下体甚至屁眼里都被射满了精液,天色渐黑谷场里点满了火把,那被几十个丘八围着的少奶奶赤裸的肉体在火光下摇曳着,即便坚强如斯的女人声音中也开始带着哭泣。

  「罗天霸,让他们停下,我告诉你他在哪!」大少奶奶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两只手臂被身后的丘八拽住,饱满的臀部黝黑的肉棒疯狂的抽送。

  「少奶奶,早这样就好了!」罗天霸捏着她的脸。

  「你过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听!」

  「啊,放开,你这个疯女人,我要你死!」却是那罗天霸见她全无反抗的力气失了警惕,右耳朵被大少奶奶咬住撕掉了半个。

  「姑奶奶的男人早就走远了,你这个蠢货!」

  滚烫的油锅支起,玉珠一丝不挂的身体呈大字型固定在门板上,倾斜的门板让她头低脚高,一根长长的L形空心铁管插进她迷人的下体,铁管的顶端是一个大大的漏斗,几个丘八从油锅里舀起滚烫沸油。

  「大少奶奶,最后一遍,姓楚的在哪里,这滚油灌下去,你这千娇百媚的身子就毁了!」

  「呸!」玉珠啐了他一口道:「你就是把姑奶奶扔到油锅里,姑奶奶也照样是姑奶奶,你就是个没胆量的孙子!」

  「倒油,把她里面给烫熟了!」那罗天霸恼羞成怒。

  大少奶奶的嘴被抹布堵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响声,滚油灌入的瞬间,她赤裸的身子猛地拱起,两条雪白的大腿颤抖起来,就连几个丘八都摁不住。一勺又一勺的滚油灌进去,大少奶奶挣扎着撞的门板都要裂开,迷人的腹部却渐渐鼓起,一股焦臭的味道瀰漫在空气中。

  美目圆瞪着,肌肤上泛起阵阵异样的红潮,玉珠颤抖着的娇躯几个大汉都无法按住,有人闭上眼睛不敢这一幕,一个个乡民跪下默默磕着头,纵然大少奶奶身子依然如此诱人寨子里的男人此时也不敢有丝毫亵渎的想法。一次疯狂的拱起之后,荆家大少奶奶终於停止了所有动作,圆睁的双眼佈满了血丝,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木板中。

  丘八们从她下体抽出铁管,那原本粉嫩的私处却已被烫成黑紫色再也无法合拢,一股袅袅的青烟混杂着烤肉的味道从敞开的穴口升起,一群丘八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髒话把灯芯插进大少奶屄里点着。

  大少奶奶的人肉灯整整点了一夜,那罗天霸深恨她,一大清早,几个丘八把她从床板上解下,砍掉她的脑袋和四肢,把那性感的躯干用一根木头穿起立在十八里铺寨门口每日派人看守。

  半年后,另一只队伍出现在十八里寨,几十个被割了那话的丘八串成串吊在寨门口,曾经耀武扬威的罗天霸被关在囚车里,少奶奶坟前楚少帅一动不动的跪着,二虎把罗天霸活剐了他三天。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