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8)【作者:anjisuan99】   另类小说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特殊疗法

  按照常理来说,我现在好不容易算获得了自由,应该马上求救,告发小瑶她们的,但是我手指放在电铃上面却有一些犹豫,很难说清其中的理由究竟是担心这三个魔女的报复还是我自己竟然有些爱上这种处境……

  不过独处令我清醒,略微的犹豫并没有耽搁时间,我还是按下了铃铛。
  铃铃铃!

  哒、哒、哒。那个漂亮的校医的高跟鞋的声音马上响起了,随着布帘再次被掀开,她出现在了我的床前,手里抱着一个新的记事本。女医生走过来飞快地拆掉了空空的药瓶,在她向板子上标记注射时间的时候,我有些忐忑地小声说:「那个,医生,刚刚——」

  「要上厕所吗?好吧,正好这一瓶完事了。」

  「啊不是,刚刚有人来了。」我大声打断了她。

  医生第一次停下手中的事情,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我:「有人?怎么了?」
  「嗯……是这里的学生,她们还往瓶子里加了别的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身上现在没力气,刚刚没法阻止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没有说出林静瑶她们的名字来。

  医生还没等我说完,连忙拿起刚刚丢掉的药瓶,闻了闻气味,抬眼看着我:「是林静瑶吧?」

  我呆住了,她为什么也知道?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头涌起。我支支吾吾地说:「是、是的……可是你为什么……」

  医生没回答我,快速地收拾掉了瓶子,命令我说:「把头伸过来。」

  我有些迷茫地照做了,医生伸出手翻开了我的眼皮,凑近来观察着我的瞳孔,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那妩媚的墨绿色的眼睛,鼻子里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药味混合着香水味、还有对方身体本身的气味,我的下身立刻站了起来,顶着被子鼓出来一小块。

  「感觉如何?」医生仍然检查着我的瞳孔,拿出小电筒照了照。

  「……啊!那个、现在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医生撇开眼睛瞄了瞄我的被子,看见了那出凸起,若有所指地转回了视线,等待着我的解释。「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好像那里很敏感……」我红着脸说着——看来只要回到正常的世界,之前那些羞耻心还是会回来的啊。
  医生拿开了手,我有些失落地躺了回去,她拿出体温计递给我说:「没什么好担心的,这药是我研发的,对你的伤的确会很有帮助,只是没想到林静瑶那孩子竟然给你用了,」她有些兴奋地看了一眼我,「你可是第一个注射这种药物的人哦。」

  我被她有些恐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明显对方的眼神从发现我注射了什么药物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所以说,你的临床数据可是很珍贵的呢。」不同于之前那个冷淡的神情,女医生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狂热的期待,我知道自己恐怕惹了更大的麻烦了。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豹子看着猎物一样。我直接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出手想推开她,可是对方似乎早有准备,飞快地抓住了我的手腕,就像刚刚小瑶一样,轻轻松松地就把我的胳膊按了回去。

  女医生按着我的胳膊把我压回到了床上,低头看着我,脸上浮起了一丝冷笑:「别挣扎了,你现在的力气可有点小哦。」她说着,另一双拿起刚刚注射用的胶管,把我的手腕和床头的铁栅栏绑在了一起,不管我怎么用力挣扎,都被对方看起来纤细的双手死死地按住,几分钟之后,我的胳膊和腿就都被绑在了床上,整个人X形地被束缚了起来。

  可恶,完全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被随意摆弄。

  「嗯,让我们开始吧。」女医生愉快地搬来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床边,翘起了腿,看着我说:「呼,我们从哪里开始呢?」医生的高跟凉鞋有节奏地点着我的床边,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嗯,你是——步渊对吧?」

  「是的。」看来林静瑶什么都跟她说过了。

  「好的,我是风间妙子,你可以叫我风间,是这学校唯一的校医,嗯,不过这不重要。」风间妙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记事板,沉吟道:「嗯……你大概是半小时之前就注射了药物吧?那我们应该要开始了。」

  风间妙子说着,打开了一旁的柜子。我本以为是要拿些体温计之类的东西,不过对方却拿出了一个——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上面连着电线和传感器,看起来有点可怕。

  「这——这是什么……」我看着这复杂的器械胆战心惊地问道。

  风间若有所意地朝我神秘地笑了笑:「这是记录你心率用的,一会你的心脏会承受很大的压力,这也是要采集的主要数据。」

  心脏?承受很大压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听起来就是会死人的事情。风间似乎注意到我脸色瞬间的苍白,安慰我说:「你放心,这种药物可是很厉害的,它可以让你的身体变得非常坚韧,轻易是死不了的。不用担心。」

  这样一说,听起来只是更可怕了吧!

  性感的校医把传感器贴在了我的心口上,然后接好了仪器,我能听见电影中常见的那种记录心率的「滴滴」声响了起来。

  「哈哈,」风间看了看我,轻轻笑着说:「还没开始你的心脏就跳得很快了呢,不至于这么害怕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静瑶那孩子应该已经用她的方法招待过你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小瑶之前再怎么残暴,也都是些我可以理解的东西,但我看着我身边复杂的医疗仪器,完全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会是什么。我看着风间又转身去拿东西——那是……飞机杯?

  风间拿着一个粉色的飞机杯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我惊得张大了嘴巴。
  「小瑶不知道有没有跟你说过,这种药物会让你性欲高涨,但是射不出来。」风间一边在我床边做了下来,把耳边的头发拨到了耳后。

  是的,她说过了。我看着她精致的面孔和露出来的纤细的脖颈和可爱的耳垂,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风间医生掀开了我的被子,我挺得直直得下体在对方的面前裸露了出来,说实话有些害羞,但被她那有些嘲笑一般的目光注视着,我的下体显得更加兴奋了。

  「哎哟,现在就这么兴奋了吗?」对方轻笑着,随手拨动了一下这根充血的阴茎——过电一般的感觉迅速冲上了我的大脑。「噫————!」我忍不住娇喘了一声。浑身颤抖了起来——这已经是要射精的感觉了。

  「我劝你最好还是忍耐一下,这才要开始呢。」风间医生把飞机杯慢慢套在了我的下体上。

  啊……仅仅是这个动作……我感到了奇妙的触感从下体传来,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浑身颤抖着,大口喘着气。

  「这可是我特制的装备,」风间慢慢地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悠悠地说道:「和外面买的那些便宜货可不一样哦。」她带着神秘的笑容看着我的身体随着她的手有节奏地绷紧、放松,每一次收缩都伴着我无力地呻吟。

              滴滴滴滴——

  仪器的声音频率变快了。

  「啊,连三十秒都不到呢,你的心率现在已经和普通人高潮时的心率差不多了哟。」校医饶有兴致地看着仪器屏幕,一只手继续套弄着,另一只手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啊、啊——」我四肢被固定在了床的四角,现在只能不断顶起腰来略微释放这巨大的快感。已经无法思考了,下体的刺激完全剥夺了我的理智。

  风间妙子看着我的脸,舔了舔嘴唇,有些恶毒地说:「那么,要加快一些了哦。」说着,她手上的飞机杯更加快速地上下套弄了起来。

  「嗯、嗯、嗯……」我的呼吸和呻吟搅混在了一起,随着对方加快的速度也加快了频率。啊,要射了!十秒不到的时间,我就迎来了高潮一般的快感浪潮——可是,就在高潮的最高点,我甚至已经觉得自己射了出来,但是似乎有一种力量一下子把阴茎压了回去,只剩下巨大的快感仍然冲刷着我的身体。

  这就是药物的作用吗?我残存的理智思考着。

  风间医生观察着我抽动的身体,点了点头:「嗯,高潮比我预想得还要快一些。」然后仍然带着她特有的神秘的笑容看着我,「射不出来吧?这种感觉是不是第一次体验啊?」

  我没力气回答她的话了,只能微微点了点头,但是对方的手又握了上来。
  「等、等等——起码让我——」我吃力地说,希望她能让我休息一下,我感觉身体都在前所未有地失控状态之中。

  但是不等我说完,那双美丽的手又毫不留情地动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波的快感攻击。「你的心脏跳得更快了,但是——如果我再认真一些呢?」风间妙子说着进一步加快套弄的速度。

  「别——哦……不要……」我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几个求饶的字眼。我从没想到过射不出来是这么痛苦的感受,浑身上下都处在失控的状态,身体就像要爆炸了一样,一股力量随着快感不断从内向外鼓胀着我的皮肤。我要不行了。

  心脏的跳动声变得巨大无比,在我的耳膜上好像敲鼓一样响。

               咚咚咚——

  滴滴滴——仪器仍然在记录。

  「嗯,你的心跳已经到了常人达不到的速度呢。」风间医生继续记录着数据,好像我只是一个道具一般。

  不,现在的我确实只是对方的一个用品罢了。风间妙子虽然会笑着和我说话,但是那种笑容和语气,与逗弄实验室的小白鼠毫无区别。

  我自己也感觉到心脏有些不正常地剧烈跳动——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有些担心了起来。不过立刻就被风间医生带来的快感所吞没了。

  又要来了。那股要冲破我身体的快感又袭来了。

  「让、让我射出来——」我吃力地说着。

  风间完全没有理睬我,认真地继续飞快地套弄着我的下体,粉色的飞机杯内部有些酥麻、刺痒的感觉让我再也说不出话了,校医的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我现在的狼狈神情,但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

  再一次的无法射精让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这才两次而已。我的身体在不断拍打着床垫,发出碰碰的闷响。

  好想射精、唯一想做的就是射精。我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但不管我怎么用力,身体怎样悸动,在马上到达了最高点的时候,那股奇怪的力量总会把我按压下去。

  「你好像还在努力呢?」风间医生看着我的动作,「不过没用的,你现在无论如何都没法射精的哦。」

         不、不可能——我一定要射出来——

  我拼了命地绷紧了下体,拱起腰,顶着上面的飞机杯,竭力地向着深处插了过去。

  结果还是一样。

  我有些愤怒了,快感积攒了太久此时已经变成了痛苦。我狂躁地挺着腰。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马上就可以了!我焦急地在飞机杯里抽动。

  「呵呵呵,」风间看着我的疯狂的动作咯咯笑了起来,「都不用我动手了,自己就撞上来了呢。」她现在只是握着飞机杯悬在我的下体上就可以了。

             滴滴滴滴滴滴——

  仪器飞快地响着,表示我的心脏已经跳得快得吓人了。

  胸口好痛,我感到心脏已经在超负荷工作了,力气、力气好像也快速消失了——我渐渐连腰也挺不起来了。

  会死吧?脱力我的总算有了一些理智——不、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冷汗已经浸湿了床单,我身上就像洗过澡一样湿漉漉的了。

  「不、我不行了——快停下吧。」我躺在床上气喘吁吁地说。

  风间妙子看到我渐渐动作慢了下来,也明白我的身体已经要到达极限了。「看来你没力气了啊,」她妩媚地笑着说,「那让姐姐帮帮你吧。」说着,粉色的飞机杯又慢慢凑近了。

  「不、不要,我不能再继续了——」风间带着坏笑把这个动作做得十分缓慢,我看着她那可怕又充满魅力的手握着的飞机杯缓缓逼近,害怕得浑身颤抖起来。「快停下!求你了——」

  我的哀求毫无用处,随着那难以抵抗的酥麻的快感再次袭来,我又变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按照正常人的体能来说,这种心跳应该已经死了呢。」风间一边套弄着一边说,「可是你不一样哦,你还可以享受很久呢。」

  「我不要——」我吃力地说,「结、结束吧。求求你……」

  风间瞄着我的脸,淡淡地说:「不可能的,你就慢慢享受吧。」

  几分钟过去了。

  随着快感越来越强,我的心脏也越来越绞痛了起来,这超乎常人的心脏跳动并没有让我休克或者死掉,我仍然带着意识瘫软在床上。视线模糊、耳朵也听不清楚了——风间医生那精美的深绿色的短发慢慢变成了一个色块,我看着那粉色的飞机杯的轮廓也模糊了起来。无法反抗、只能忍受。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为什么看不清东西了?究竟是因为流了太多的泪水、还是意识已经快要远去?
  唯一还剩下的感觉,就是巨大又无从发泄的快感在身体内游走,好像巨浪冲撞岩石一般在我的体内猛烈地撞击。

  刺眼的光线在我眼前一下一下地闪动着。我眯起了眼睛。

  「嗯,你醒了啊。」熟悉的女性的声音。是风间妙子医生。

  我的视线慢慢聚焦起来,风间美丽的脸庞凑近在我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深邃的瞳孔中还能看见我的影子,她一手拿着小手电照在我的眼睛上,看我有了反应,才把它扔到一边。

  「嗯,看来虽然可以维持生命,但是还是会休克啊。」风间医生自言自语着说。

  「风间小姐、结束了吗?」我松了一口气,如果结束就太好了……

  她抬眼瞥了我一下,说道:「结束?既然你醒了,我们就要继续了哦。」
  我一听,整个人就弹了起来,但是四肢还被绑在床上。被我的身体带动,铁床发出了巨大的吱呀的声音。

  「别这么兴奋啊,这次我用自己的手来吧,怎么样?」风间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乳胶手套,「不过不好意思,我不想碰到你的那里,所以只好这样了。」
  手套在她的手上发出了橡胶摩擦的刺耳声音。

  「不、不要——」我恐惧地缩着身体。

  「嘴上说不要,可是好像已经勃起得很彻底了。」对方轻轻地笑了一声,把手放了上来。

  仅仅是这一碰,我的身体就弹了一下。「呀,我刚放上去你就这么大的反应吗?」风间说着,玉手又在龟头上轻轻摩擦了一圈。「这可不是女人的性器啊,我只是把手放在这里而已啊,你这么自告奋勇地撞上来也没用的啊。」风间无情地嘲笑着我。

  「噫——!」我全身痉挛了起来。对方的手上的力道拿捏十分完美,痒痒的、酥麻的触感让我完全无法抵抗。

  然后,风间妙子的手轻轻握了上来——甚至不用她动,我的下体就开始自己摩擦着对方的手指了。

  「乖孩子,」风间笑着说,「我也来帮帮你吧。」说着,五根手指灵活地动了起来,搔着我的阴茎的各个部位——那种要冲破我身体的感觉又来了,我痛苦地挺着腰试图把聚集在下体的快感发泄出来,但是毫无作用,它们仍在那里肆虐。
  这根本不是什么数据采集!我愈发明白了,这个风间妙子完全是在享受施虐的快感罢了。可是明白了这点又如何?此刻的我只能做快感的俘虏了。

  「上一次你休克的心率我已经记录下来了,这次看看你能不能打破记录哦!」风间轻松地上下套弄着下体,眼睛已经在看着仪器的屏幕了。

  不要——救命……我想求救,但是巨大的快感让我的身体完全失控了,我甚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大张着嘴喘着气。

  有人来吗?救救我——谁都好!

             滴滴滴滴滴滴滴——

  仪器急速地响着。

  又要来一次吗?我绝望地想。眼前的性感的校医的身影又变得模糊起来了。
  哗啦啦。这是布帘被拉开的声音。

  「妙子姐……」欢快清脆地少女的嗓音。「哇,妙子姐你在做什么!」
  小瑶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声音我竟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意识也清醒了一些。风间看到小瑶出现,也不是很惊讶,转头看了看她,说道:「嗯,没什么啦,闲着无聊想拿他做做样本。」

  风间虽然说着话,但是手还是没有停下,我仍然在癫狂地抽搐着,小瑶看着我的窘迫样子笑了起来:「噗哈哈哈,沙包先生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呢!妙子姐好温柔啊。」

  风间轻轻笑道:「呵呵,你也是,把这么珍贵的药给了他,我自然要对他特别照顾咯。」

  「人家只是想让沙包先生快点好起来嘛~ 」小瑶轻快地说着,在我床的另外一边坐了下来。

  小瑶今天把头发披散了下来,笔直的头发垂到了我的胸口,扫佛在上面有些痒痒的,但是我此刻没力气去管这些,风间的手还在无情地玩弄着我的下体——「小瑶、救救、救救我——」我看着小瑶的笑眼,虚弱地说。

  「哇,妙子姐,沙包好像在说什么哎。」

  「是吗?我没有听见哦。」

  不行了,我要撑不住了。

  「小瑶——」我苦苦哀求的眼神看着她。

  小瑶露出不解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哎哎?沙包你想说什么啊?」
  风间的手还在不断摧残着我的意志,「说起来,你来做什么啊?」风间轻松地问小瑶,仿佛完全无视了我正在疯狂地抽搐着。

  「嗯,我想看看沙包是不是老老实实的呢,不过这么看来,沙包先生肯定把我们的小秘密说出来了呐。」小瑶可爱的嘟起嘴看着我,「是不是我们一走你就跟妙子姐说了嘛!」

  我看着她赌气的表情,没力气作答,现在我实在是太后悔把这件事告诉风间妙子了,这个人竟然比小瑶她们还要可怕。

             滴滴滴滴滴滴——

  校医的手每动一下,我残留的意志就减小了一分,身体的痛苦就增大了一分。我拼了命的忍耐着,一定要在自己再次休克之前,让小瑶把我带走——「求求你——带我回去——」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微弱地说着。

  「啊咧?」小瑶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沙包先生好像要我带他回去哎,感觉沙包在这里很开心哦,为什么要回去呀?」小瑶那招牌式的可爱笑容又出现了,果然她早就知道我会说的。

  「他这么开心,」妙子在一旁说,「小瑶你要不要也来帮帮他呢。」

  什么?别别!一个风间的手我就已经要死掉了。

  但是小瑶显然很喜欢这个提案:「是的呢!虽然沙包不听话,但是我也不忍心再惩罚他了,这几天他天天哭鼻子,好可怜。」说着,一双小手就伸向了我的下体。

  两个人的手带来更加密不透风的快感攻击,风间医生的手慢慢抚摸着,小瑶的手就调皮地到处挠着,我甚至没有呼吸的空闲,只能不断绷紧身体来对抗这无尽的快感浪潮。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啊啊啊啊啊啊!不到半分钟,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但是眼前这两个美女,一个可爱的高中生和一个性感的校医,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欣赏着我死去活来的表情,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随着身体最后一丝力气的消失,我眼前黑了下去——而且,好像下体流出了什么东西。

  第二次休克苏醒之后,眼前出现的是风间妙子和小瑶的脸。

  「呼,幸好我们反应快哦——」小瑶捂着嘴笑着说。

  风间妙子有些无奈地看着我,点了点头:「真是没想到,这么大的男人,被这么弄了几下就失禁了。」

  「好啦好啦,」小瑶说,「看见沙包这么开心我就放心啦,本来想带他回去说——」

  「不不不!求您带我走吧!」我听见小瑶这句话,立刻吓得大叫出来。
  小瑶看着我,惊异地说:「妙子姐这里不好吗?」

  我急切地抓住小瑶的裙摆,恳求道:「求求你,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和这个洁净如新的医护室相比,我宁可呆在那个黑漆漆的库房啊。

  小瑶歪了歪头,说道:「回去的话,可是会继续被我们使用哦。本来想给沙包放个假的说。」

  「不不不,我不要放假了——」

  「美续也可能会还在生气呢,你真的要回去吗?」

  「真的!求你了,带我回去吧。」

  小瑶抬头看了看风间,后者摇摇头笑着说:「你们随意,我也玩够了呢。」
  「嗯,那好吧!」小瑶看着我,拍了拍我的头,「以后如果沙包再不行的话,还会把你送到这里的说!所以不用担心啦!」

  我心里却凉了下去,还要来这?我惊恐地看着女校医漂亮的脸蛋,校医带着神秘的微笑点了点头:「没问题啊,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沙包的哦。」
  小瑶开心地俯下身,在我耳边小声说:「所以听见了吗?以后不听我们的话,可是会有你想不到的后果的哟……」

  我害怕地颤抖着,连忙点了点头。

  「真乖!」小瑶又拍了拍我的头。「那我叫安安来把沙包搬回去咯!」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