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苏醒】(13)【作者:美腿阿姨】   人妻小说 
字数:6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钟颖的午餐

  钟颖是个风流的女人,虽然今年她已经四十一岁了,但还是维持着身体完美的线条和火辣的长腿。

  此刻她正在拿起茶杯轻轻啜饮着。

  钟颖:「瑶瑶(我的小名),我最近回国了。我舅舅过得不太好。我知道你爸爸走了以后你妈妈也很孤单。我打算撮合一下他们。你的意思呢。」

  我听她说这话瞬间又想到了那个我失去第一次的夜晚。现在仔细想来那破处的一丁点疼痛比起开韧带的撕心裂肺确实是有点小儿科了。以至于李富贵那个老家伙还总是不断的追问我是不是在他之前有过别的男人。想起李富贵问那件事的样子,瞪着贼溜溜的大眼睛充满求知欲的样子就不自觉的想要发笑。

  钟颖看着我笑了,有些急切的说道:「唉,你别笑啊。到底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你们贵妇是不是说什么都要先笑一笑啊。快说啊,快说啊。」

  我微笑着回忆被她推的苏醒了过来。在她的推搡中我看到了她和李富贵问我是不是给了第一次时候那充满期待而害怕得到否定答案的样子。我竟哈哈大笑了起来。

  被我这么一笑,钟颖似乎回复了过去少女时候的样子。她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猛地转过头去。佯装生气的说道:「笑什么笑。」

  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笑得有些让她刚噶了,于是我在钟颖的耳边说道:「恩,我不是笑你。只是你的表情太像你舅舅问我是不是第一次给了他了。」

  钟颖一听猛地转过身来说道:「他竟然问过你那么混蛋的问题?」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钟颖有些不解的说道:「那你还笑得出来?」她说着说着就逐渐压低了声音直到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之间才能勉强听到。

  我则是平淡的说:「谁还我不那么疼呢。」

  钟颖一听似乎打了鸡血一样问道:「你不疼?」

  我点点头。

  钟颖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她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你是不是练大撇叉练得。」

  我赶忙小声喝止道:「去,瞎说什么。那叫一字马。」

  钟颖:「哟哟哟,我这个乡下出来的娃娃可不知道啥一字马,二字马的。就记得你这个贵妇过去天天给我看什么大撇叉,二撇叉的。」

  我:「去去去,就你事多。」

  钟颖笑了一会儿,似乎发现老外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她才自觉失言,刚噶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钟颖坐了回去还不依不饶的说道:「唉,你看行不行。你这不是给你妈办移民呢。他老两位过来了,咱们也可以再找找当年的感觉。」

  我赶忙快速且低声的说道:「没羞没臊。」

  钟颖:「那就是答应了?」

  我:「行吧,我打电话问问我妈的意思。」

  钟颖:「阿姨早就答应了。我舅都住进你家的小楼了。我们还叫过去那个总当我舅舅替身的二蛋那家伙过来玩了好几天。那叫一个刺激。二蛋是不能移民了。你家远哥那种魅力帅哥很对我的口味。」

  我:「让给你了。」

  钟颖装作严肃的说道:「这个可以有。我也帮明明生个弟弟。」

  我:「你……真讨厌呢。四章的人了。说话还没个把门的。」

  钟颖笑了笑,有朝着我吐了吐舌头。笑道:「我给你说,远哥的事先不说。你看老两口合适吗?」

  我:「哎呀,都住一起了。我还能把他撵走吗?」

  钟颖伸出大拇指说道:「仗义。」

  我:「去你的。」

  钟颖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于是挪过来座位说道:「你看那个白人小哥。对对对就那个服务生是不是很帅。」

  我顺着她说得方向看去,一个金发大男孩一身服务员干练的黑色制服和白色衬衣衬托出他匀称而富有肌肉美感的线条。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窝让他的面容的稚嫩中却透出一股深邃的美感。

  不得不承认钟颖在看男人这方面还是不错的,挑实用型能挑出现在六十多岁还金枪不倒的老李,挑漂亮男孩也是瞟一眼就能发现。

  我点点头,肯定了她的说法。

  钟颖小声说到:「你瞧好吧。我约给你。」

  我:「唉,别闹。你知道人家干嘛的啊。」

  钟颖:「我怎么不知道他干嘛的。」

  我:「干嘛的。」

  钟颖:「哟哟哟,我不在这段时间有进步啊。是不是打野味儿吃了。」
  我:「别瞎说。快说人家干嘛的。」

  钟颖故作神秘的说道:「听好啊,他是……他是服务员。」

  我:「变态,你耍我。我是问你这个吗?」

  钟颖嘿嘿坏笑了一下说道:「想不想试试美男。」

  我:「行吗?」

  钟颖一听笑道:「还真想试试啊。看来有进步。不像过去就指着我舅舅一个人的傻丫头了。」

  我:「你耍我。」我的话说的有些急切。最后几乎失声喊出来。

  钟颖:「嘿嘿知道了。我这就想办法帮你约一下。你可别辜负了我的好意,你只要点头就可以。明白了吗」

  我一听居然一下耳根火辣辣的,双手也茫然无措的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可还是心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钟颖看了看我笑了笑于是轻轻的招手说道:「服务生。」

  这就要开始了吗,我心里居然开始紧张的砰砰乱跳。

  苏醒这可不行,你想这样的。

  苏醒你紧张什么,难道你的生活还不够乱吗?

  不对,不对。

  我得走了。

  我得离开了。

  我还真不适应主动取悦男人。

  除非……

  哦,对了……除非已经开始做那件事并且有感觉了才可以。

  对,这就是我的底线。

  我虽然在那里坐着胡思乱想。但我也并没有离开。只是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盯着钟颖。

  我的天,帅哥和不是帅哥居然让我这颗心脏的反应如此不同。

  我看着那个英俊帅气的男孩为微笑着走了过来。此时的我居然一点也没有刚才的淡定从容,居然好想捂住脸只是点头。

  虽然心里充满了恐惧,但我旺盛的好奇心还是压抑住了恐惧,让我的手被我的心牢牢的压制住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就那么僵硬的坐在那里,看着钟颖轻轻的招手给那个服务生让服务生低下头来。

  人在精神紧张的时候,感官会及其敏锐。所以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嘴似乎一瞬间就好象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好想让自己说点什么,可就好象是嗓子里卡着什么似的,刚要开口就憋了回去。

  钟颖:「小哥哥,你看我的这位朋友漂亮吗?」

  服务生很职业化的说道:「这位女士非常高贵而美丽。」

  还好这样至少不会被拒绝,

  不不不,

  应该说从他的表情来看至少不是那么的刚噶。

  也就是说他不那么讨厌我。

  想到这里我就因为紧张而轻轻的去抚摸头发。

  我居然是带着假发,

  唉,该死,该死,该死。

  钟颖看着我和那个小哥,那个小哥似乎也并没有像是其他应付公事的人一样说句「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便转身走开。

  而是也十分有兴趣的打量着我。他的眼睛在我微微张开的衣领中打量。
  哦,好的。

  我只需要点点头。

  见鬼我什么时候会变得如此刚噶。

  天啊,白带流出来了。

  哦,好多。

  白带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内裤瞬间开始变得湿润。

  此刻的我居然感觉到好委屈和无力。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心里的挣扎,我此刻知道他对我感兴趣。还看得我湿漉漉的,他究竟还在等什么。

  还有钟颖她为什么,什么也不说了。

  服务生看了我好久终于似乎丧失兴趣了似的说道:「好心的美人儿,我很感谢你让我观赏美女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去工作了。」

  他转身要走,我却着了魔似的一把拉住他的手。我清楚的看到他得意的笑了那么一下。就好象是猎物上钩一样的得意和兴奋。

  他轻轻的低下头,在我耳边说道:「美人儿,我会干的你欲仙欲死的。哈」说完他哈的一下一股暖暖的气流吹在我的耳边。我的心一下子就挤成了一团。随后大股的液体从阴道滑落而出。我就那么抿着嘴巴僵直的梗着脖子,就这样被他抱着扶了起来,就好象是喝醉了酒一样。

  他就那么扶着我在对讲机里对他的同伴说道:「有一位女士喝醉了,需要在楼上点一间单人房。」

  对讲机里一个俏皮的声音说道:「她愿意陪我们上床吗,我们还有三个人。」
  此时的钟颖走了过来,她听到了那群人的对话于是对着对讲机说道:「我可以加入吗?」

  对讲机的对面一听似乎就好象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那个男生看向我,我看得出他的期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于是便把心一横。

  无所谓了,死就死吧反正经历的男人也不少了。

  思绪到了这里就停止了,于是我也点了点头。

  答应了乱交的我居然又回复了点精神。我竟然感觉不那么腿软了。

  我试着走了几步,可还是脚下一歪差点被自己的高跟鞋绊倒。幸运的是他扶住了我,可还是顺着我前开旗的礼服,将手伸了进去拨开我的内裤趁周围人不注意的,一边抚摸着我的私处。

  好羞耻,真的好羞耻。

  只是偶尔与周围人目光相对,我就一下子害怕的躲闪开了目光。

  忽然我感觉有什么顺着他的手指将一个光滑而坚硬的东西塞了进去。是一根粗粗的钢笔,就是他刚才记菜名用的那支。

  它很粗,刚才我见过的。

  它就那么塞入我的阴道,我的阴道并不松弛以至于那东西塞入的瞬间阴道口都被微微的撑开。

  哦,好刺激。好想让他就在这里把我就地正法。

  强烈的冲动让我全身发热,好需要他现在就狠狠干我。就在这地方。

  钢笔没有挂在衣服上的金属扣子很轻易就被送了进去。伴随着钢笔完全的被吞没。竟然感觉一下掉入了我的阴道。

  快拿出来啊。我不要带着一只钢笔生活。

  我就在急切的想要分开腿,亲自动手取出那个东西的时候。那东西居然震动了。那不是钢笔……一股强烈的震动,让我感觉兴奋而刺激。我勉强忍着那股兴奋捂住嘴被他扶着。

  他将我扶入了电梯,我也不顾钟颖在一边嘴唇热烈的贴在他唇上。一条腿也缠住了他他的腰。

  他一边亲吻着我,一边轻轻抚摸着我露出那条腿洁白的丝袜。

  最后他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的将指针一波动,此时更加兴奋而快乐的感觉让我瞬间放开了他。

  我捂着嘴,轻轻的揪着自己的假发。

  那感觉好刺激。

  他得意的看看我,这时候我已经因为这强烈的兴奋而被弄得嘴唇已经开始颤颤巍巍的发抖。

  干死我吧,我好需要。

  他此时已经脱掉了裤子,我像是一个瘾君子得到毒品一样一把将那白人特有的嫩白的有些分红的肉棒放在嘴里疯狂的吮吸着。

  龟头在我嘴里被我舌头一下推动着转弄,巨大的东西总是将我的腮高高地撑起来。

  我不断的控制着自己的头,一下下让那肉棒深深的送入我的喉咙。此刻的我想象着有另一双灵巧的舌头在拨弄着我的阴唇和刺入我的阴道。它在灵巧的颤抖着。

  好舒服。

  钟颖此时似乎也来了兴趣,她并没有去和那个帅气的男孩接吻,而是敞开斜搭遮盖自己乳房的晚礼服衣襟,露出自己的乳房让那个男孩任意的品尝着她的乳头。

  那个男孩的技术似乎很是娴熟很快,她的呼吸就开始变得粗重。她的手也开始抚摸我的头发。

  电梯很快到了预定层数,门打开了我依旧含着那支肉棒不肯吐出来,而胸部则轻轻的在他的腿上摩擦着。

  电梯又上来了三个人,这似乎就是他的朋友。其中一个白人一把抱住钟颖,钟颖也十分配合的将腿夹住他的腰。很快那根长长的棒子就送入了钟颖的身体。
  钟颖:「哦,操,操,肏我。」

  啪啪啪的水声,撞击声让钟颖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另一个进来的人则并没有着急假如这场印乱的的聚会。他先是关住了电梯的门,随后用钥匙打开了工作人员的管理版面选择了停止运行。

  而后他走到我的背后,一把抬起我的屁股。

  伴随着我屁股的抬起,他似乎看到那个类似于钢笔的震动棒的末端。

  随后他探过头来,仔仔细细的就好像在修理东西一样的伸出手指。

  哦,天啊。好刺激。

  伴随着手指的探入,我的快感似乎更加强烈于是我更加卖力的吮吸着那根巨大的肉棒。

  那个漂亮男孩似乎被我的吮吸带动了愉快的感觉。于是他轻轻的闭着眼睛抚摸着我的头。

  背后那个男孩用手指夹住了那个震动棒,随后缓缓的将它带了出来。

  那东西依旧在震动,被带出的过程中,跟随着那东西滑动的是震动棒在我阴道内每角落划过它的震动也带动着整个阴道兴奋的战栗。

  那东西被拔出来的时候背后那个男人也将肉棒送了进来。强烈的送入推的我嘴中的肉棒深深的插进最深处。

  我:「呜呜」的一阵无力的呻吟。

  那男孩的肉棒子被这么一推送得好深,好难受。

  我想要轻轻的将它从嘴里拔出让它浅一点。

  可那个男人快速的抽动让我在将手刚刚被我完全吞没的东西不远的时候都是因为那一次次愉快的冲击而不自觉的张开喉咙将那东西吞得更深了。

  一次次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那股推动力让我一点点将男孩的那根长的有些不像话的鸡巴吞了进去。

  强烈的撞击还让我陶醉其中以至于开始有些完全的开始享受这淫靡而充满激情的场景之中。

  快感一次次袭来,每一次都在临界点徘徊。我需要高潮。

  给我个解脱吧。

  我的心里不知道在想这件事多少次。

  终于一股强烈的兴奋袭来。

  高潮,好舒服。

  那种愉悦的感觉让我轻轻的合拢了一下嘴巴并没有咬到那根嘴里的肉棒。
  嘴里那根东西射了,灌入我的喉咙。

  他们两个拔出了自己的东西,互换了位置。

  这一次是那个男孩在我的背后。他似乎并没有着急将他的肉棒送进来。反而是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贱货,掰开你的阴唇让我看看。」

  这一句话似乎刺痛到我最敏感的神经,但我好喜欢这幅英俊的面孔,好想体会他的那根东西送入我的身体,并射进去。

  我并没有做那么羞耻的事情,他似乎有些性趣不高。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就插了进来。

  虽然他的肉棒很大,带来的刺激很充足但是每每想到他失望的眼神我心里好像就是那么缺掉了一块。

  终于他又拔出了阴茎,说道:「分开你的阴唇让我再进去一次。」

  我此时知道他是想回到一种兴奋的状态,于是我很是顺从的用双手掰开了我最私密的位置。

  他兴奋了,带动着腰肢连续的推送。一股股满足和快乐不断的袭来……我被这快乐的感觉刺激的嘴巴长得大大的,那男人的肉棒从我口中滑落。

  男孩抱起我一次次的深深送入他的那个大家伙。

  好深,好兴奋……

  一次次的愉悦让我无法言说的享受,一个绝美的男人的送入却可以让我如此的心满意足。

  快乐依旧在持续钟颖那里,被我吐出阴茎的男人也已经开始对他肛交。
  钟颖似乎也已经有些发狂的呻吟起来。

  她放荡的声音在狭窄的电梯间里回荡着。

  大约又过了四十分钟,男人们满意的离开了。他们留下满身精污的我和钟颖。看来这次真的要去钟点房换衣服了。

  钟颖请的这顿午餐太刺激了。

              【未完待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